柏树

玩物丧志

 

【膝髭】前奏


自从知道自己是Alpha而兄长是Omega时膝丸首先放下惊讶,然后放眼周围人寻找比自己强大并能匹配上自己兄长的Alpha。当然,他非常乐意成为兄长的终生伴侣,但这也意味着他们永远得不到正常健康的孩子。况且他本人并没有想标记兄长。他也没直白地将计划告诉兄长,因为哪会让自己变得像婚姻介绍所的人。
“膝丸?”髭切端来培根土司加热牛奶,在对面坐下,唤回走神太远的膝丸。这可是今天膝丸纠正髭切数遍的成果,而终于不是蠢极了的贪睡丸。都怪昨晚失眠。
膝丸及时回应道,吃了几口早饭,膝丸记起晚上的事。虽然最着急兄长的终生大事的人是他,但果断出手的还是父母。晚上,就在晚上6点,髭切将会与一名Alpha聚餐。俗称讲:相亲...

  43 11

【髭膝】兔子


膝丸表现得比任何人都冷静,在接收到那个消息,但这份正常到诡异的镇定反而令所有人怀疑他快要处于歇斯底里的状态。毕竟与兄长相关的种种小事他都保持不了冷静。
膝丸淡然自若,明显隐瞒事情匆匆离席,大家自然晓得他的苦楚,让他轻松逃脱回到自己房间。莺丸叫住他,膝丸乖巧认真地停下来回头,莺丸一时倒说不出安慰的话语,摆摆手:“有空多来我那儿喝茶。”睫毛垂落,绿叶覆盖枝桠似的。
“好的。”膝丸只点头,认真回复。无可挑剔的礼貌。
众人为他忧心忡忡,可他实际是轻快的。
膝丸谨慎地四顾左右,敲门七下。最后一声才落,门迅速抽开。
“好了快进去,别让其他人看到了。”
推推搡搡,任兄长挂在自己身上挪进房间,反手关紧门。院子空荡荡的。陷...

  51

【膝髭】白日梦

*今天一直都在吃吃吃,私心写了自己喜欢吃的食物(捂脸

*OOC了,试了搞笑和污,结果是两者不可兼得,两者都做不到(做人真难


膝丸特别想申明一件事:他和兄长真是最要好的兄弟,世界上没有之一。别人揶揄你的兄长根本连你叫什么名都不知,怎么叫最要好。膝丸充聋做哑,用行动告诉他们他不听不听。

从医院醒过来,头痛腿痛关节痛,映入眼帘的第一个人就是兄长。膝丸喜笑:还敢说兄长和他不好?这不他干架住院第一个人来看的就是他吗?!

“不乖啊肘丸。”髭切切好苹果,一瓣瓣送入膝丸张大的口。吃着东西的膝丸口齿不清,急急纠正道:“是膝丸!膝丸!!兄长!!!”

“哦……”髭切微笑应承,拿着擦净的水果刀认真同...

  71 10

【膝髭】兄长的腿

*在外面敲的文,写得很仓促见谅

*很短,想污哥,但哥不好污(哎


一切的错误都是由兄长开头的。追其缘由,这得讲到早晨与莺丸聊天的时候,膝丸年长,不代表他应付老人家的话题应付得如鱼得水,眼看着兄长与莺丸聊得投机忘掉他,膝丸双手撑住膝盖,忍着不出声。

话题进行到某一阶段,髭切自然而然地转过头,对上一直盯着他看的膝丸,莞尔一笑,膝丸立即尝到甜头,可兄长点到即止,转回去继续谈天说地。

究竟在讲些什么有趣的事啊?为什么兄长不让自己参与?

久旱后得到甘露,但又将人抛回沙漠,岂不是更令膝丸难受?陷入嫉妒和落寞的他完全不清楚自己走入了误区,越钻越深。

“膝丸?”莺丸唤道。

“恩?”膝丸赶紧藏掉刚才的自己,抬起头看对面...

  124 19

【膝髭】夜谈

*短打一则,看了兄弟俩的历史都快绕糊了,然而依旧没闹明白

*我知道自己又该到南极住了(闹心


“兄长,叫我的名字。”
膝丸不减耐心和期待地向自己的兄长询问道,兄长左肘抱在右手中,而左手捏着他较男性过削的下颌,同样眸色的眼珠转向一侧,真的在认真思考呢。
“嗯……嗯……你叫……”
发出一连串迂回疑惑的感叹,膝丸失落了,像只金毛犬耷拉下耳朵。不明真相的刀男群众惊讶道:“你们真是兄弟吗?”
髭切只是清淡地勾唇笑了笑。膝丸瞪住发话者:“我们是兄弟!很要好的兄弟!”髭切这才笑出声,其他刀男也笑了,瞅他着急辩解的模样特别有趣。
膝丸郁闷地瞪住他们,却没拿那眼神放在兄长上。

在本丸,...

  108 13

【克优】无法抗拒3(完)

这么明显的表示,倘若克劳利有优一郎同样的智商,那恐怕后来的发展是另一个样子了。
“百夜优一郎,”克劳利蹲下来,像亲近小野猫凑近优一郎,声音沉了几个调调,“你是百夜优一郎。”
他认为该把事摊开。
暴露了秘密,优一郎的脸先白后红,缩成虾米团在墙角,“出去!”
饮酒后的头又重又痛,优一郎竟觉得现在是梦,眼前的克劳利是假的。
他没想到不是只有自己是来自原来世界的,克劳利也是。
“你承认了?”克劳利低头,热热的呼吸喷在优一郎的额头。
“出去!!”
男人的气息仿佛有意识的荷尔蒙,爬遍他的全身,令他颤栗不已。就像初次和克劳利接吻,优一郎怕自己上瘾。
但是。男人用双臂困住优一郎,酒红色的眼眸半眯。
要拒绝就用手推开他,只知道闭着...

  29 6

【烛狸】万丈星空

*私设超多超多超多,同田贯是量产刀,所以想了想如果他继承了所有同田贯刀的记忆脑壳会爆了吧(什么鬼)因此设定为一把同田贯只继承某一把同田贯刀的记忆……出现什么其他的历史BUG提出来就好啦
*只是刚好在这天发了》《才不是专门发的呢
*还是说下圣诞快乐,祝自己期末不挂科好啦(ntm

老地方见❤ http://weibo.com/p/1001603923731004130140

  38 4

【烛狸】机不可失,失不再来6(完)

http://weibo.com/p/1001603920285286984925

改发在新浪里了,LOF加了密码依旧会删,我好想揍它哦

  35 8

【烛狸】正中红心

1答应Bee*写的文,这周才陆陆续续开始写了,我有拖延症(。明明写大纲时有肉,实际写就变这、样、了!

2现代,同田贯是有孩子的爸爸,小孩为真剑少女同田贯まさ一角色


【烛狸】正中红心

快入冬的季节,烛台切穿了黑色大衣,长到膝盖,双手也戴上黑色手套保暖。他才从书店出来,草草看了几本有关设计的书,但还是找不到灵感,抬头叹口气,在团团白雾中他望见对面,百货商场的整栋楼面装饰满了象征冬季的雪花以及圣诞节的标志。
圣诞节快到了?烛台切笑了笑,走进地铁入口。假期人流多,逛街累了都选择自动扶梯,烛台切不想和别人挤在一起,便下阶梯,越往下越闻得到开在地铁里的饭...

  50 12

【爷狸】落在他肩上(完)

出了叛逃系统,本丸里的大家都没料到竟是同田贯会选择叛逃。三日月有日驾着马远征回来,路上遇见一处热闹街市,居在三山中央,傍山而建。他侧头去问其他刀男这是哪儿,不像本丸又不像万屋的,余光里却瞄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他怔愣了一下立即喊住那人的名:“同田贯正国!”
明明同田贯正国那么多把,他就认为是之前叛逃的那把。
“三日月爷爷,你知道那是他?”加州清光拧着眉。他曾笃定地相信同田贯不会叛逃,明明他比自己更受主人的重视。
那名同田贯转身扬起眉毛,回道:“是你们啊!”无丝毫尴尬或退缩的神色。
真是相识过的那把同田贯。
加州愣住了。听那口语,他没有上前。而三日月下马前去了,阳光把他照得一尘不染,三日月冲...

  44 5

© 柏树 | Powered by LOFTER